<video id="hfj7l"><i id="hfj7l"><delect id="hfj7l"></delect></i></video><dl id="hfj7l"></dl><video id="hfj7l"><dl id="hfj7l"></dl></video>
<noframes id="hfj7l">
<video id="hfj7l"><i id="hfj7l"><font id="hfj7l"></font></i></video><dl id="hfj7l"></dl><dl id="hfj7l"></dl>
<video id="hfj7l"><i id="hfj7l"><font id="hfj7l"></font></i></video> <i id="hfj7l"></i><video id="hfj7l"><i id="hfj7l"></i></video>
<video id="hfj7l"></video><video id="hfj7l"></video><dl id="hfj7l"><i id="hfj7l"><font id="hfj7l"></font></i></dl>
<video id="hfj7l"></video><video id="hfj7l"></video>
<dl id="hfj7l"></dl>
<dl id="hfj7l"></dl><i id="hfj7l"></i>
<noframes id="hfj7l"><dl id="hfj7l"></dl><noframes id="hfj7l"><dl id="hfj7l"><delect id="hfj7l"></delect></dl>
<dl id="hfj7l"><i id="hfj7l"></i></dl><dl id="hfj7l"></dl>
<dl id="hfj7l"><delect id="hfj7l"><meter id="hfj7l"></meter></delect></dl><video id="hfj7l"></video><dl id="hfj7l"></dl>
<i id="hfj7l"></i><video id="hfj7l"></video><dl id="hfj7l"></dl><video id="hfj7l"></video><video id="hfj7l"></video><dl id="hfj7l"><i id="hfj7l"><font id="hfj7l"></font></i></dl><video id="hfj7l"><i id="hfj7l"><font id="hfj7l"></font></i></video> <dl id="hfj7l"></dl><video id="hfj7l"><video id="hfj7l"><i id="hfj7l"></i></video></video><video id="hfj7l"><video id="hfj7l"></video></video><video id="hfj7l"></video>
<video id="hfj7l"></video>
<i id="hfj7l"></i>
<video id="hfj7l"><dl id="hfj7l"><delect id="hfj7l"></delect></dl></video>

網站首頁 | 聯系我們
聯系我們

鄭州大學資產經營有限責任公司


地    址:鄭州市高新區科學大道100號

             鄭州大學教工活動中心4樓

電    話:0371-67781172

傳    真:0371-67782359
Q     Q:1271375566

郵    箱:1271375566@qq.com


學習園地所在位置:首頁 > 企業文化 > 學習園地
父親是我生命的過往
作者:朗讀者 馬梅麗 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17-10-17       點擊量:

  也許我的記憶還存在,但我已成為過往。街頭帶回的茉莉花靜靜地放在我的床頭柜上,我默默地呆望著它,思緒變得很紛繁,也很漂浮。塵世中有許多可以置換的東西,惟獨生命不能,還有那些曾經的過往,呈示著讓人懷念的某些片斷,甚至在星月的昏暗里,不免有些傷感。很多時候,我硬是沒讓自己的眼淚流下來。

  我帶著虛無的懷念而活著。開始把自己潔白的靈魂掛在一棵看不見的大樹上,我之所以做出這樣的選擇,是為了逃避世俗的攻擊。我想關掉手機,關上防盜門,過一段靜心的生活。在夜深人靜的時候,我感到自己的孤獨,困惑和迷茫。我是一個不喜歡多言的人,因此每次家里剩我一個人的時候,就很寂靜。我喜歡眼前的這份寧靜,但這份寧靜很快會被家屬院里的叫賣聲打破。就像河里的夕陽被人用一塊石子擊碎一樣。

  我曾對生命的這種感悟進行思考,但已“定”在現實中的位置,以及生活的秩序絲毫沒有改變。當我久久地凝眸柜面上的這一束帶有暗香的茉莉時,我感覺到花的靈魂正附著空氣的分子在我的心里彌漫,我開始懂得我沒有理由去傷害愛著我的心靈,我看到了父親的微笑,看到了許多我應該看到的東西,我開始重新審視生命的價值和勇氣。

  整個春天我仰望著天空,看一朵白云或者更遠的藍天。這樣的仰望成為我每天的需要,一切都是那么安寧和恬靜。我喜歡生命中這種靜思默想,在這樣的沉靜里,我驀然憶起父親給我說過的一段話“人是背負很多債務來到這個世上的。”想著父親竭盡一生揮發其勤勞的能量,我才明白什么叫嘔心瀝血,鞠躬盡瘁了。父親所說的債務,大抵是一個人應承擔的社會責任.

  我愛文學,但在對文學的神往里,我感覺父親是偉大的。我需要讀書,讀更多的書。但我的家境著實貧寒,每一次向父親要錢時,我的眼里竟溢著淚光“爸,我想買書。”父親總是微笑著說“等我賣一些糧食給你換錢。”看著父親,看著常年有病的母親,我被一種尷尬,愧疚和苦悶折磨著,一種熱辣辣的液體就會冒出來。我知道,這熱辣辣的東西不是別的,正是我的淚水。

  我是一個很固執的人。我一邊讀書,一邊寫作。89年的冬天,終于有一天,我突然拿著一本《西安工人文藝》闖進家門,指著一首詩作說“爸,我發表了。”父親沖著我笑了,我也笑了。看著父親的微笑,我總會想起那段漫長的從文經歷,腦海中也會浮現出父親的身影。我懂得做兒子的責任,父親的幸福和快樂,就是我一直走下去,那就是我對文學的孜孜追求。

  我在書本壘起的階梯上爬行,父親的微笑一直是我精神的守望。我一直和文字做著一種嬗變,我看到了父親的微笑,這是一雙眸子的期盼,讓我至今想來就非常溫暖。我一邊回憶一邊落淚,我用淚水填充我的記憶,那是在生命的過往中,一個親人對另一個親人以特有的方式表達一種感動和溫熱。

  父親是我生命的過往,同時我也是父親生命的過往。父愛的存在和意義,是以一種沉靜的方式影響著我,讓我學會感恩,并以感恩的心去承擔生活,并享受生活。當我在疲憊不堪,真的要睡的時候,我的腦子里還有最后一點意識,我看到父親仍對著我微笑。

 


上一篇:第一次背娘
下一篇:我為奶奶朗讀
久热这里只有精品99_久在草视频_玖草在线播放,九九九精品视频在线观看,一级精品国产电影在线,人人看人人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