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ideo id="hfj7l"><i id="hfj7l"><delect id="hfj7l"></delect></i></video><dl id="hfj7l"></dl><video id="hfj7l"><dl id="hfj7l"></dl></video>
<noframes id="hfj7l">
<video id="hfj7l"><i id="hfj7l"><font id="hfj7l"></font></i></video><dl id="hfj7l"></dl><dl id="hfj7l"></dl>
<video id="hfj7l"><i id="hfj7l"><font id="hfj7l"></font></i></video> <i id="hfj7l"></i><video id="hfj7l"><i id="hfj7l"></i></video>
<video id="hfj7l"></video><video id="hfj7l"></video><dl id="hfj7l"><i id="hfj7l"><font id="hfj7l"></font></i></dl>
<video id="hfj7l"></video><video id="hfj7l"></video>
<dl id="hfj7l"></dl>
<dl id="hfj7l"></dl><i id="hfj7l"></i>
<noframes id="hfj7l"><dl id="hfj7l"></dl><noframes id="hfj7l"><dl id="hfj7l"><delect id="hfj7l"></delect></dl>
<dl id="hfj7l"><i id="hfj7l"></i></dl><dl id="hfj7l"></dl>
<dl id="hfj7l"><delect id="hfj7l"><meter id="hfj7l"></meter></delect></dl><video id="hfj7l"></video><dl id="hfj7l"></dl>
<i id="hfj7l"></i><video id="hfj7l"></video><dl id="hfj7l"></dl><video id="hfj7l"></video><video id="hfj7l"></video><dl id="hfj7l"><i id="hfj7l"><font id="hfj7l"></font></i></dl><video id="hfj7l"><i id="hfj7l"><font id="hfj7l"></font></i></video> <dl id="hfj7l"></dl><video id="hfj7l"><video id="hfj7l"><i id="hfj7l"></i></video></video><video id="hfj7l"><video id="hfj7l"></video></video><video id="hfj7l"></video>
<video id="hfj7l"></video>
<i id="hfj7l"></i>
<video id="hfj7l"><dl id="hfj7l"><delect id="hfj7l"></delect></dl></video>

網站首頁 | 聯系我們
聯系我們

鄭州大學資產經營有限責任公司


地    址:鄭州市高新區科學大道100號

             鄭州大學教工活動中心4樓

電    話:0371-67781172

傳    真:0371-67782359
Q     Q:1271375566

郵    箱:1271375566@qq.com


學習園地所在位置:首頁 > 企業文化 > 學習園地
雨 ? ?兒
作者:龍應臺 朗讀者:大學科技園有限公司 雷鈺婕 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17-10-17       點擊量:

    我每天打一通電話,不管在世界上哪個角落。電話接通,第一句話一定是,“我──是你的女兒。”如果是越洋長途,講完我就等,等那六個字穿越渺渺大氣層進入她的耳朵,那需要一點時間。然后她說,“雨兒?我只有一個雨兒。” 

  “對,那就是我。” 

  “喔,雨兒你在哪里?” 

  “我在香港。” 

  “你怎么都不來看我,你什么時候來看我?” 

  “我昨天才去看你,今早剛離開你。” 

  “真的?我不記得啊。那你什么時候來看我?”

  “再過一個禮拜。” 

  “你是哪一位?” 

  “我是你的女兒。” 

  “雨兒?我只有一個雨兒啊。你現在在哪里?” 

  “我在香港。” 

  “你怎么都不來看我,你什么時候來看我?”…… 

  到潮州看她時,習慣獨睡的我就陪她睡。像帶孩子一樣把被子裹好她的身體,放周璇的《天涯歌女》,把燈關掉,只留下洗手間的小燈,然后在她身邊躺下。等她睡著,我再起來工作。 

  天微微亮,她輕輕走到我身邊,沒聲沒息地坐下來。年老的女人都會這樣嗎?身子愈來愈瘦,腳步愈來愈輕,聲音愈來愈弱,神情愈來愈退縮,也就是說,人逐漸逐漸退為影子。年老的女人,都會這樣嗎? 

  我一邊寫,一邊說:“干嘛那么早起?給你弄杯熱牛奶好嗎?” 

  她不說話,無聲地覷了我好一陣子,然后輕輕說:“你好像我的雨兒。” 

  我抬起頭,摸摸她灰白色稀疏的頭發,說:“媽,千真萬確,我就是你的女兒。” 

  她極驚奇地看著我,大大地驚訝,大大地開心:“就是說嘛,我看了你半天,覺得好像,沒想到真的是你。說起來古怪,昨天晚上有個人躺在我床上,態度很友善,她也說她是我的雨兒,實在太奇怪了。” 

  “昨晚那個人就是我啊。”我把冰牛奶倒進玻璃杯中,然后把杯子放進微波爐。遠處隱隱傳來公雞的啼聲。 

  “那你又是從哪里來的呢?”她一臉困惑。 

  “我從臺北來看你。” 

  “你怎么會從臺北來呢?”她努力地想把事情弄清楚,接過熱牛奶,繼續探詢,“如果你是我的雨兒,你怎么會不在我身邊呢?你是不是我養大的?是什么人把你養大的呢?” 

  我坐下來,把她瘦弱的手捧在我掌心里,看著她。她的眼睛還是很亮,那樣亮,在淺淺的晨光中,我竟分不清那究竟是她年輕時的鋒芒余光,還是一層盈盈的淚光。于是我從頭說起:“你有五個兒女,一個留在大陸,四個在臺灣長大。你不但親自把每一個都養大,而且四個里頭三個是博士,沒博士的那個很會賺錢。他們全是你一手栽培的。” 

  眼里滿是驚奇,她說:“這么好?那……你是做什么工作的?今年幾歲?結婚了沒有?” 

  我們從盤古開天談起,談著談著,天,一點一點亮起,陽光就從大武山那邊照了進來。 

  有時候,我讓女傭帶著她到陽明山來找我。我就把時間整個調慢,帶她“臺北一日游”。第一站,洗溫泉。泡在熱氣繚繞的湯里,她好奇地瞪著滿堂裸身的女人目不轉睛,然后開始品頭論足。我快動作抓住她的手,才能阻止她伸手去指著一個女人,大聲笑著說:“哈,不好意思啊,那個雨人好──肥喔。” 

  第二站,搭公交車,紅五號,從白云山莊上車。一路上櫻花照眼,她靜靜看著窗外流蕩過去的風景,窗玻璃映出她自己的顏容,和窗外的粉色櫻花明滅掩映;她的眼神迷離,時空飄忽。 

  到了士林站。我說:“媽,這是你生平第一次搭捷運,坐在這里,給你拍一張照片。” 

  她嫻靜地坐下,兩手放在膝上。剛好后面有一叢濃綠的樹,旁邊坐著一個孤單的老人。 

  “你的雨兒要看見你笑,媽媽。” 

  她看著我,微笑了。我這才注意到,她穿著黑衣白領,像一個中學的女生。




上一篇:油燈
下一篇:站在煩惱里仰望幸福
久热这里只有精品99_久在草视频_玖草在线播放,九九九精品视频在线观看,一级精品国产电影在线,人人看人人射